當前位置: 池州 -> 要聞綜合 -> 正文
在武漢,我和她們成了一家人
發布日期:2020-02-12 來源:池州日報    閱讀:

在池州市人民醫院援支援湖北療隊中,

有一名男護叫陸桂寧,

在進入武漢市東西湖區人民醫院呼吸6病區工作后,

短短11天,

陸桂寧和三名武漢“小姐姐”成為了一家人。

下面一起來看他們的故事

↓↓↓

Part1 愛跳舞的孫姐

孫姐看上去40歲左右,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,可能因為肺部感染的關系,她缺氧厲害,不是很愿意和我說話,相處幾天,我發現她常常躺在床上,很少下床活動。我理解她的心情。比起病毒的陰影,孤獨和恐懼更讓人難以抵抗。以前,她還有家人互相扶持,再難也只是困難本身,一旦離開熟悉的家,來到陌生的醫院,獨自一人,經受病毒的威脅,面對未知的日子,掛念分離的家人,她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。

所以,每次進入病房,我都會主動跟她打招呼:“小姐姐,你家在武漢哪里?”“你的眉毛好漂亮!”“你頂多也就30多歲吧?”......做完每天的治療之后,我還會幫她打打開水、拿拿飯菜,盡可能地從生活上照顧好她。


慢慢地,她的話開始多了起來,因為隊里要求我們減少和患者的直接接觸,降低暴露風險,所以我們加了微信。在閑暇的時候,我們經常聊天,互相鼓勵,我總是安慰她:“孫姐,你必須得開心起來啊,這樣抵抗力才會增強,才能早日戰勝病毒和家人團聚!”

她好轉得很快,快轉院時,我才知道孫姐原來是位舞蹈高手,臨走前一天,她還笑著給我表演了一個高難度的一字馬動作,麻溜的動作,根本不像一個大病初愈的人。

Part2 疫情過后的約定

王姐對佛教感興趣,人也很活潑,得知我來自九華山腳下,可能是覺得很親切吧,沒事她就喜歡跟我敘敘,我也很高興能多陪她聊一會兒,讓她少些孤獨感。


她本來準備今年上九華山的,沒想到疫情這么嚴重,沒去成,她時常在我面前說:“等疫情結束了,我一定要去一次九華山,到時候你一定要陪我一起啊!”

在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,除了對癥治療以外,更多的是要患者保持心情的愉悅和適當的運動,所以,我經常告訴她,如果你覺得無聊,可以隨時找我微信聊天,身體允許的情況下,也可以在床上或者床邊多活動活動,曬曬太陽,保持一個好心情,你的病才會好得快。

Part3 信任的力量

剛見到李姐的時候,她正在上心電監護,氧飽和度只有92左右,她年紀稍大一點,頭發已經花白了,我很擔心她的狀況。

還好,過了幾天,數值上去了,前不久,她的心電監護已經撤了,我才能和她好好說說話,不過因為缺氧,她聊得也不多,但給她打氣、鼓勁,依舊是我每天的必修課。

每天,我身上都穿著厚厚的防護服,戴著護目鏡、口罩,手上還有3層防護手套,所以像抽血、打針這樣的操作,以前看似無比簡單,現在卻變得困難重重,偶爾打不上去時,她也不會怪我,反而會鼓勵我。


我們病區有6組護士,每組6小時,連軸轉,大家穿的都是大白似的防護服,所以很難一眼分清誰是誰。經常,看到有護士過來換班時,她就會問起來:“誰是小陸?”“小陸在不在?”發現是我在上班時,她總會和我多聊幾句??粗_心起來,身體逐漸恢復,我很開心,說明我的心理護理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


2月9日,在大家的努力下,三位“小姐姐”已經核酸陰性,符合出院指征了。下午,她們被轉到社區醫院做最后的隔離觀察,接到她們發來的信息:“我們很好,還剛好住在了一個房間,很開心?!薄跋M谧詈蟮母綦x期里,你能繼續做好自我防護,天天保持好心情,早日回家和親人團聚,來日我們再聚!”我期盼著,疫情過去,春暖花開時,我們相聚九華。

end 總是去安慰

有時去治愈;常常去幫助;總是去安慰。這是長眠在紐約東北部的撒拉納克湖畔的特魯多醫生的墓志銘,這段銘言穿越時空,久久流傳在人間,至今熠熠發光。


在這場抗疫戰斗中,疫情是我們的敵人。像三位“小姐姐”一樣的人,需要在十多天甚至更長的時間里,度過一段特別難熬的生活。和我們醫護一樣,她們也是戰士,值得尊重,需要呵護,更需要安慰。

我在武漢這11天,和她們互相加油、互相鼓勁,收獲了不一樣的親情,患難中的親情,很榮幸,我們成為疫情下的一家人。

我很慶幸自己的努力能帶來收獲,第一次覺得自己那么有用,這是一個好的開始,給了我很大的鼓舞,希望在自己的努力下,能和越來越多的病人成為朋友、成為家人,在疫情中,相互加油,相互鼓勁,開開心心,像這三位姐姐一樣,戰勝病毒。

一切還在繼續,我也在繼續戰斗,一切都會好的,不是么?
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戶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

正版抓码王彩图 抓马王 919棋牌游戏代理平台 千倍捕鱼手机版 云南11选5口诀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公告 22选5开走势图 四川体彩金7乐玩法 安凯客车股票股吧 2020打麻将赢钱方位 历史股票走势图 大地棋牌唯一官方网站